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数码

复宏汉霖总裁刘世高打通新药研发资金流监管流的任督二脉

数码
来源: 作者: 2019-04-08 05:53:16

2018年3月23日,亿欧在广州举办GIIS 2018第三届医药未来领袖峰会,业界大咖围绕中药现代化与时尚化、创新药研发、医院管理与发展、药事管理、两票制、医药新零售、跨国药企、医药投资等热门话题进行了交流分享,以期在认知层和方法论给行业带来新思考、新启发。

复宏汉霖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刘世高做了主题为《如何寻找新药研发方向》的演讲,他主要观点如下:

1、现在的中国正面临着一个百年难得一遇的机遇,从事新药研发的角度,从事医疗体系改革的角度来说都是;

2、1920年胰岛素的发明医治了糖尿病,肿瘤免疫治疗将会改写整个治疗史;

3、新药研发资金流、监管流的任督二脉已被打通。

以下是演讲全文(有所删减):

感谢主持人,也感谢亿欧约请我参加这次活动,感到非常荣幸。

刚才听了各位嘉宾的报告,蛮有感触。现在的中国正面临着一个百年难得1遇的机遇,从事新药研发的角度,从事医疗体系改革的角度来说都是。中国人说做事情要天时地利人和。从天时的角度来讲,整个中国未被满足的医疗需求非常大,全部中国的肿瘤病人的五年存活率不到美国的一半,可以治病的药物的使用率也不到10%,再加上人口的不断的老龄化,环境的污染、食品的污染,造成癌症的发病率不断的提高。这代表着一个巨大的机会。

另外是全部国家制度的改革,刚才第一位演讲佳宾,之前的副厅长也讲了整个国家,注册审批的加快,或是医保的改革等等,包括跟国际接轨都为医药行业带来巨大的机遇。另外,所有利益的相关方,包括VC、PE、制药公司、医院、政府单位,全部往里面投钱。

资金带来的是什么?带来人才,带来技术,带来改革,带来改变。所以这是第三个重要的机遇点。从肿瘤治疗的角度来说,由于我们一直是从事肿瘤研发,另外一个重要的机遇点就是肿瘤的免疫医治,13、14年全部改变了肿瘤医治的思惟,以及医治的方式。这个发现我们认为能媲美胰岛素和青霉素的发现。1920年胰岛素的发明改写了糖尿病的医治,肿瘤免疫治疗将会改写全部肿瘤医治史,因为目前对20几种癌症都有效,而且未来配合小份子化学药适用,跟大分子抗菌药合用,可以大幅度的提高有效率,将有效率从20%提高到70%,在可预感的未来,在欧美发达国家,未来十年达部分的肿瘤5年存活率可以到达80%。

在这个大环境中,我们怎样寻觅我们的研发方向?下面我做一个分享。

根据FDA历年来抗体药物批准的数目,从2010年之前都是个位数,到去年一下子变成了10,2016、2015年都有八九个的规模,全部已批准了73个药物已全部获批,而且这个数字在不断的增加。依照目前的趋势,2016年的抗体药物市场已超过900亿美元,去年突破1千亿美元,其中大概一半是抗癌药物。中国市场是多少?中国市场不到10亿美元,中国拥有全球20%的人口,但是抗体药那末好,药物销售量却不到全球的1%。原因不是这些药不好,主要还是由于进口药太贵,而且很多药在中国很晚才批准,并不是最早批准的。

目前全球十大畅销药物有7个是生物药,其中包括6个抗体药物,包括销售最好的修美乐超过200亿美元,最后一个是干精胰岛素。这些药物中,抗体药物占了6个,整个中国的销售占多少?占了不到3%。为什么?还是一样的缘由。

这个是对药品的支付能力,拿赫赛汀150mg的药价作为份子,该地区或者是国家的人均医疗支出做分母相除,得到一个比例,这个比例越低代表可支付性越高。发达国家,包括美国、德国、日本、基本上都是少于5%,但是发展中国家、新兴国家,像巴西、泰国、印尼,马来西亚、中国,基本上都是大于30%。中国去年这个数字是150,许多肿瘤药去年进入医保,价格有显著的降低,但是依然非常高。而且医保并不是100%的覆盖,很多地方只覆盖50%、60%。

好消息是现在国产的生物类似药,将从今年开始陆陆续续的上市,利妥昔单抗希望在年底之前陆续的上市,到2025年,销售会不断的上升。

2015年国内单抗药的用药率大部分不到10%,固然去年有略微的改进,现在赫赛汀可能在10%左右。尽管这个进口药那么贵,但是销售的成长率还是那么高。用药率低主要是由于每个人的平均医疗费用都是10万最多30万人民币,费用是主要的因素,并不是这些药不好。利妥昔、赫赛汀这些药基本上都是医治领域的金标准。赫赛汀也是一样的,可以使五年的存活率提高1倍以上。

随着药监单位的改革,批准的数目大幅度增长,现在国产的生物医药进入临床III期审批的至少有10个,复宏汉霖的第四个产品在下个月初也行将进入临床III期。现在我们渴望公司的第一个产品能够作为国内第一个国产的生物单抗类似药在年底前上市。

这里就不多讲了,刚才的嘉宾也提到了,我们国家一连串的改革,让我们整个标准和国际接轨,审批速度大幅度加快。我们的第一个药在国内药监单位审了27个月,美国是1个月,台湾是两三个月,最近我们在国内大概是6七个月就可以拿到,所以改革力度是史无前例的。

另外是整个标准和国际化接轨,全部质量和国际化接轨,创新的配套,包括通用名是可以和原药一样的。很庆幸的是,去年10月第一个产品申报生产以后,我们把所有的技术资料,相似形比较的技术资料提交给中国药品委员会的专家委员会审评,去年12月份通过药检委员会的专家审评,得到了同样的通用名,就是利妥昔单抗。这是国产药的进步,美国的还要加一个代码,中国的药只要资料充分,就可以得到一样的通用名。这个有什么好处?做市场的就知道了。一样的通用名,未来只要有补充申请就可以进入国家医保,这是国家政治改革的重大举措,对国产生物类似药,对我们这类勇于跟国际标准接轨的企业来说,是益大利多的。

另外是任督二脉被打通了,首先买通的是监管流,过去新药审批非常缓慢,效力较低,和国际完全没有接轨。现在随着药监单位改革的推动已被买通了。

第二个打通的是任脉,就是资金流。2015、2016年,资本市场对医药产业的投入是大幅度增加,2015到2016年增长了3倍,16到17年又翻了一番。为何?就是天时加上地利。中国癌症的病人数比欧洲、美国、日本的加起来还要多,天时加上地利,所有的国际资本市场和中国资本市场都看好这个领域,所以未来是黄金十年。资金带来人才,带来技术。

复宏汉霖也有了快速的增长,从最初只有3000万美元的估值,到达去年15.4亿的估值。一路走来,我们坚持国际的标准,坚持高质量,就是一步一个脚印,实实在在做研发。随着资本市场的热,我们就出头了。在国家标准之前我们就按照欧盟标准做,在国家种种的政策鼓励创新之前,就开始做创新的工作。随着资金流的涌入,我们就多年的耕耘也初步收获。

接下来分享一下我们的战略思考,我们怎样做创新,我们创新研发的战略到底是什么?

创新研发战略是我今天主要的标题,即做创新,必须要让病人负担得起。如何在中国的大环境下能够优先满足中国病人的需求,然后再推广到国际上去,一定要先服务中国的病人,再跑到海外去。

复宏汉霖一开始是在美国加州成立的,2009年2月,2009年12月和加入复星的大家庭,成立了复宏汉霖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之后在台湾成立做创新研发中心,2010申报第一个IND,到目前为止,上海有将近500位全职员工,美国及台湾加起来差不多有50、60位全职的研发人员。

我们的使命是延续创新,卓越运营,以优质生物药,造福全球病患。我们要开发出让病人可支付的优质药物,这对我们来说是最最重要的使命,我们的愿景是提供质高价优的生物药,成为全球最受景仰的创新生物医药公司。我们认为景仰是比尊敬更高的层次,我们希望通过我们不断的努力,能够满足中国病人的需求。我们不见得销售最高的或者是利润最高的公司,但是希望有朝一日我们是服务全球服务病人数量最多的公司。

今天之所以进步那么快,主要是靠技术、人才,目前公司的海归团队有30几位科学家,都是在美国有15、20年以上的产业经验。

这是我们目前申报的15个IND,共取得13个临床批件,还有2个马上进入临床III期,有4个创新生物药,已经申报IND,其中3个已拿到美国FDA、中国大陆的CFDA和台湾TFDA的临床批准。

跟投资人说我们的产品力,2020年底之前有5个产品上市,其中3到4个是首仿,重磅产品的首仿。如果今年可以提早申报NDA,也会变成第一家。

复宏汉霖一路走来把病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绝对不会为了短期的利益牺牲病人的利益。

国际化的战略,质优价廉,我们的质量可以到达欧盟的标准,可以跟韩国的、欧洲的、美国的媲美,但是价格可以到达印度的Biotech的水平,但是他们没办法进入国际市场,只能在当地销售,由于他们达不到欧盟标准。而我们可以到达欧盟的质量标准,进入国际市场,并且我们的价格非常具有竞争力。

未来透过欧盟的生产批准后,我们希望将产品销售到其他的发展中国家,包括一带一路的国家,包括东欧的国家,以及中南美洲的国家。

最后想跟大家讲一下我们的创新战略,怎么样做到让病人可负担?首先是研发成本,所有的研发很少外包,所有的技术平台自己都有。

另外是研发品种非常多,产生经济范围效益,产生高效的运营。生产成本,用一连串的高新技术降低成本,提高质量,比如说高表达细胞株的开发把培养基研发出来,把配方交给研发公司做,从而将培养基的本钱降低75%。现在我们运用新一代的技术,目前实验室可以做到20几克一升。

高成功率,这个是非常重要的战略,我们之所以选择做相对成熟靶点基因,做改进的创新药,主要是下降风险。原创药为什么那末贵?就是因为他的失败率高,根据美国数据的统计,新药开发的成功率只有11.5%,即从临床I期到最后的上市,九个里面只有一个成功。

他要盈利,必须把那八个失败的费用全部转到这个少数赚钱的药的身上。这八个药很多已进入临床II期、III期,很多已经投入了5亿甚至是10亿美元,为了收回本钱,必须把这些费用全部转嫁到少数成功的药品上才能赚钱,所以为什么新的抗体都要一二十万美元一个疗程一年?就是因为他的失败率非常高。这种创新适合中国吗?合适中国病人吗?中国现在一线城市的GDP可能还不到一万美元的GDP,所以这是非常严肃的问题。我们的策略是在生物学已经确认是高度有效的治疗方案的前提下,针对方案中重要的靶点开发抗体,一样可以申请全球专利。从而降低失败的费用,降低失败的风险,为病患创造价值。

PD-1带来史无前例的机遇,可以媲美青霉素和胰岛素,它的优势是对20几种癌症都有效,缺点是有效率只有20%、30%,必须加上另外一个小分子才能增加他的有效率。现在为何没有人讲艾滋病?就是由于极其有效的疗法,通过多个药物联合用药,增加有效率,下降复发率。

在联合医治的优势是品种全,质量佳,速度快,本钱低,有国际的全球专利,全部布局是领先的。目前来看PD-1,PD-L1,有非常多的人在竞争,但是我和很多人一样都相信,单药医治的时代将会过去。未来大趋势肯定是combo。

非常感谢复星医药和复星团体对我们的支持,我们在国际化和创新战略上都是高度匹配的。我们非常自豪的是我们已经建立起丰富的产品线、有一流的核心能力,未来我们还会具有符合国际标准的核心能力。

复宏汉霖一路走来就是坚持国际的质量标准,坚持国际化,坚持质量速度创新的企业核心价值,有细胞表面和免疫医治的靶点,最重要的是利用新技术降低成本,让病患能够用得起我们的药,谢谢各位。

活动更多精彩内容,详情请戳:【专题】创新医药时代

广州治疗男科医院
怎么去治疗成年人白癜风效果好
银川专治男科最好的医院

相关推荐